传销团伙骗人强行洗脑致人坠楼身亡 30人被刑拘

  2月17日下午3时许,在湖南衡阳雁峰区一出租房,一名年轻男子从9楼坠楼身亡。当地警方查明,死者系被骗来衡阳后,被逼加入传销组织并强行“洗脑”,在爬窗逃离时摔下致死。湖南衡阳雁峰公安分局2月20日通报,警方在3小时内破获这一传销团伙抢劫、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案,捣毁传销窝点4个,目前刑事拘留30人。
  2月17日下午4时许,雁峰公安分局接到“坠楼身亡”报警后,即指派刑侦大队、雁峰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警方成立专案组,通过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初步判断死亡男子系逃离传销窝点时坠楼身亡。遂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向周边进行盘查,将一传销窝点内的两名传销人员抓获。传销人员交待了传销团伙非法拘禁张某福致其坠楼死亡的事实真相后,表示愿意配合警方抓捕其他涉案人员。
  随后,专案组民警兵分三路,分别捣毁位于衡阳市石鼓区蒸阳北路十四中学附近、下横街某出租房的传销窝点,共抓获涉传销人员34名,藏匿在该几处窝点涉嫌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犯罪嫌疑人也悉数被抓。
  经警方查明,2016年10月以来,该传销团伙以犯罪嫌疑人刘某(云南昭通人)为首,指挥组织传销团伙头目黄某省、张某义等人,在衡阳市石鼓区、雁峰区多个居民楼租房开设传销窝点,利用网上交友软件,以谈恋爱、考察公司业务等为由,先后骗取多人至衡阳并进行控制,采取暴力威胁的方式逼迫其交出手机等财物,随后安排传销人员进行“洗脑”,迫使其购买所谓的“产品”并加入传销组织。
  警方通报称,死者张某福刚满20岁,系山东省平铺市人,2017年2月14日由青岛乘列车到衡阳,两天后被骗至雁峰区湘江南路51-52号901户出租房传销窝点内。张某福发现是传销窝点后,欲逃离,被刘某组织陈某、颜某伟、孟某庆等10余人强行控制、看管,并搜走其手机等财物,进行“洗脑”。张某福不愿加入,2月17日下午3时为摆脱控制,趁该窝点传销人员不备,爬窗逃离房间时从9楼摔下致死。
  目前, 雁峰公安分局抓获传销人员34人,依法刑事拘留30人,遣散传销人员4人,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因抢道起争执 福州奔驰车主撞死电动车骑手被拘

  据长安网消息,2月26日12时20分左右,福州华林路西宾门口对面华林路机动车道上,一辆奔驰车与一辆电动车相撞,电动车骑手头部被撞,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昨日,福州鼓楼警方对此事进行了通报。

  警方通报称,2月26日中午12时许,男子王某(32岁,山东省日照市人)驾驶电动自行车在鼓楼区华林路与北大路交叉口附近被一小轿车撞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随后,鼓楼警方迅速介入调查。现初步查明,驾驶小轿车男子耿某(60岁,福州人)与王某两人当日因抢道互不礼让,进而发生争吵,后耿某驾车撞向王某。
  目前,犯罪嫌疑人耿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陕西6岁男童遭继母虐待生命垂危:罚跪、电线捆

  3月29日,6岁男童鹏鹏(化名)昏迷后生命垂危被送至陕西渭南市第一医院,医院发现孩子满身伤痕于是立即报警。目前,孩子已被转院至西安接受救治,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警方调查发现,孩子曾遭捆绑、殴打。
  有捆绑、殴打情节
  3月29日下午4时许,渭南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鹏鹏多名家属焦急万分。
  一名家属说,上午10时许,他突然得知,鹏鹏受重伤被送到渭南市第一医院,他急忙从西安赶到,当时孩子正在接受抢救。
  “娃是他后妈送来的,我们到抢救室见到了娃,身上布满已经结痂的伤疤,手腕部位还有绳子勒出的印迹。”这位家属说,“他后妈说娃是早上在家里摔倒受的伤,但明显就是被打成那样的。”孩子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昏迷,医院发现情况异常报了警,辖区派出所民警来调查此事。
  渭南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给家属进行谈话时表示,鹏鹏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经过抢救,逐渐恢复心跳和呼吸,但颅脑内有淤血、脑组织水肿压迫脑室、严重贫血,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建议立即转院。
  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东风街派出所一民警介绍,经过对孩子父亲和继母的初步询问,应该是打伤的,有捆绑和殴打的情节。

孩子送医时已无呼吸心跳

  
  父亲称娃是摔倒碰伤
  转院西安后消失
  3月29日下午6时许,鹏鹏被紧急转到渭南市中心医院,在转院途中,华商报记者看到,鹏鹏的脸部有伤、眼睛微睁,身上也有伤疤。
  鹏鹏的父亲说:“小孩是早上摔倒的……”华商报记者追问有无殴打,他表示:“头上的伤是在墙上磕的。”当天并未见到鹏鹏继母,鹏鹏父亲说被警方叫过去问话。
  在渭南市中心医院,医生查看病情后建议立即转往西安接受救治,鹏鹏的亲生母亲柴女士一度悲伤到失控。家属商议后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当晚鹏鹏又被紧急转往西安唐都医院,并接受了手术。
  “转院到西安后,鹏鹏的父亲就不见人了,手术费也是家人垫付的。”这名家属说,家人曾给鹏鹏的父亲打电话,虽然手机通着但一直无人接听。
  华商报记者从孩子家属处了解到,目前治疗费用已捉襟见肘。
  
  护士流泪配合救治
  孩子情况仍不乐观
  昨日凌晨5时许,手术结束后唐都医院一名医生给家属谈话时说明了病情。该医生表示,手术后鹏鹏的情况还很严重。
  “把头骨取开后,脑内有大量的淤血,哗的一下像爆炸了一样。”医生说,“现在孩子头部四分之三的骨头已经取掉,参与手术的每个医护人员都想尽力把娃救过来,但后面能走到哪一步非常不乐观,孩子现在没有呼吸,只能靠呼吸机维持,需要家属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只要孩子有心跳,我们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治。”
  这名医生表示:“孩子的膝盖、脚踝、手指等部位都有伤,甚至已经结痂,很多都不是最近才形成的。”
  “孩子身上这么多的伤,就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亲属的注意?”这名医生说,“手术时,好几个护士都很痛心,都是流着眼泪将孩子的手术配合完成的。”
  
  孩子都遭受了啥
  警方查明孩子曾被罚跪
  遭废电线捆手
  鹏鹏怎么能受这么重的伤?他到底都遭受了什么?华商报记者通过鹏鹏的亲生母亲、老师等了解到,此前就发现孩子有伤,而警方调查也证实,鹏鹏曾遭受到罚站、罚跪、甚至双手被废电线捆绑。
  生母:孩子曾说继母不给饭吃 经常打他
  鹏鹏的一名家属介绍,鹏鹏父母离异后,孩子的抚养权归父亲。但鹏鹏父亲常年在野外工作,没有时间照看,去年后半年重组家庭后,鹏鹏便被交给继母带。
  柴女士说,3月29日上午,前夫告诉她孩子摔倒受伤正在医院治疗,让她赶紧来。她赶到医院后,孩子已经在重症监护室抢救。见到孩子时,孩子头部充血,几乎全是软的,身上好多伤痕,膝盖也是烂的,看着特别残忍。
  她表示,她和前夫离婚后在西安生活,儿子由前夫抚养在渭南生活,她偶尔才能看一次孩子。
  “去年5月左右,我见了一次儿子,看见娃身上有一些褐色的疤痕,问娃咋了,娃说他妈(指继母)不给吃饭,还经常打他。”向前夫说后,之后就更难见到孩子了。
  “去年一年娃就丢了3次,有一次娃在街上转悠被市民以为走失报了警,民警联系我让接孩子,当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我还在西安,孩子就被送回前夫家。”柴女士哽咽着说,“我去年已经向法院起诉,想要回儿子的抚养权,还没有结果娃就出了这事……”
  “3月18日,我们还专门到渭南想看看娃,但他后妈说没在渭南,最终也没见到。”这位家属说,“孩子被送到医院后,他后妈才说当时娃身上有伤,害怕我们看到才故意躲着不让见。”
  老师:发现孩子脸上有伤 继母称娃不乖离家出走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鹏鹏在渭南市区一所小学的学前班就读。昨日,班主任翟老师得知鹏鹏受重伤已生命垂危,十分震惊和痛心。
  她说,鹏鹏一直在该校就读,挺乖的,和同学也相处得很融洽,性格比较活泼,只是从本学期初开始,脸部经常有红色印迹。
  “每天早上我们都会对孩子进行晨检,发现鹏鹏的脸上有淤青等现象,我还询问过几次,娃说在家磕了碰了,也说妈妈(指继母)让他罚站,但没有说有殴打的情况。”翟老师说,“我还问了送娃来上学的鹏鹏妈妈(指继母),她说娃学习不行,不好好写作业还背着书包离家出走。”
  翟老师表示,从3月中旬开始,鹏鹏再没有来过学校。她还专门打电话询问,鹏鹏妈妈(指继母)称鹏鹏又闹离家出走,刚好孩子父亲回来了,便让孩子在家。
  “家长还说孩子写作业慢,每天晚上都得陪到半夜两三点。”翟老师说,为此她还专门提醒,要给孩子多一些辅导和沟通,不要给孩子太多压力。
  翟老师表示,3月28日,孩子还没来上学,她还给鹏鹏家长打电话,鹏鹏妈妈(指继母)说孩子骨折了,要在医院休养,无法到校上学。
  警方:孩子曾被罚跪又捆手 送医前两天已无法下床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华商报记者找到了鹏鹏家所在的小区,但所在的单元共6层,只有楼下1户有人,这名居民表示并不认识鹏鹏一家。该小区内多名居民均对此事不知情,一名居民表示,该小区的居民来源比较分散,邻里之间也鲜有往来。
  因事发地点属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站南派出所辖区,临渭分局东风街派出所已按照程序对案件进行了移交。3月30日,华商报记者从站南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该所正对此案进行调查。
  “初步了解,孩子的继母让孩子罚站、罚跪,还用废电线将孩子的手腕绑住又拴在阳台上,不让自由行动。”该所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在送医前两天孩子一直躺在床上,无法下床。3月29日早上,孩子想起来,可能是因为之前头部已有伤导致头晕没站稳,头朝后又重重地磕在墙上。
  这名民警气愤地说:“她(指继母)说是嫌娃不懂事,才6岁的孩子,要怎么懂事?”
  据了解,目前孩子的父亲联系不上。31岁的继母孙某,因涉嫌虐待罪昨日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该民警说,家人之前就发现孩子受伤,如果当时就能想办法、采取措施,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昨晚9时许,鹏鹏的家属说,孩子血压已经恢复正常,但仍未脱离危险期。

因性服务费用未谈拢 男子杀害女子后用行李箱抛

 2017年5月9日晚8时许,涪城区公安分局城北派出所接到张某某报警,称自己女朋友郭某某失踪,请求帮忙查找。接报后,分局相关部门连夜展开工作,通过调查走访,初步确定郭某某失踪系刑事案件。经侦查,警方很快锁定赵某(男,18岁,涪城区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10日上午,警方将赵某抓获。
经审讯,现初步查明:2017年5月9日凌晨1时许,犯罪嫌疑人赵某通过微信添加受害人郭某某并谈好以1200元的价格邀其到自己家里提供性服务,后因费用问题两人发生口角纠纷,赵某遂用绳勒、卡脖等方式将郭某某杀害,并于凌晨3时许将尸体装入旅行箱抛与人民公园人工湖内。
目前,犯罪嫌疑人赵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男子刀砍妻子和外孙 案发时还讲故事哄外孙入睡

虽然6岁的天天不是自己的亲外孙,但送孩子上下学,给孩子讲故事,买好吃的,就在案发当晚,还是他给孩子讲完了故事,哄孩子进入梦乡。可没过多久,因为和妻子李梅发生争执,他拿起菜刀朝天天的心脏部位捅了过去,随后又朝赶过来的李梅砍了过去。孩子再也没醒来,李梅被砍成轻伤,后来因病于去年11月底去世。这个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被告人刘东魁,此前一审被判处死刑,刘东魁当庭表示上诉,昨日二审。

二级大法官、省高院院长张立勇担任该案审判长,包括央视《今日说法》等在内的30多家媒体参加了旁听。下午2时许,法庭当庭宣判,刘东魁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案发妻子没答应回老家,他拿起菜刀砍向妻子和她6岁的外孙

被害人李梅(化名)的女儿在开封开了家米线馆,李梅在女儿店里帮忙。案发当晚,也就是2015年5月21日晚10时许,李梅的两个女儿和女婿李先生去逛街了。李梅和刘东魁还有6岁的外孙天天(注:天天是李梅和前夫的亲外孙,化名)留在米线馆里。天天后来去卧室睡了。“刘东魁问我什么时候跟他回邯郸老家,我说我不回去,米线馆刚营业。”

一看李梅没答应,刘东魁生气了,“他就抓着我的衣服把我按到了床上,用拳头朝我的头部打了两拳,大声问我到底回不回去。我说不回去,他就说‘你不想让我过,我也不想让你过’,骂着说给我等着。”李梅说。

随后,刘东魁光着脚冲出卧室,跑到外面大厅里拿了把菜刀,就往天天的卧室冲去。

公诉人法庭上出示了刘东魁在公安机关的供述。

刘东魁说:“我问她什么时候跟我回邯郸,我问了几遍她都没反应,就推了她一下。推完后,李梅感觉有点烦,就对我说不回去了。”随后,他就从货架上拿了把菜刀冲到天天的卧室。

一审法院认定,刘东魁拿了菜刀后朝正在床上睡觉的李梅的外孙天天胸部猛砍了一刀,又朝后赶来的李梅左肩部连砍两刀。李梅求饶后,刘东魁将她拖到南卧室,向她索要现金,并将其钱包夺走,而后带着作案的菜刀,骑着三轮摩托车逃离了现场,后将车和菜刀扔在一公共厕所门前。

“我砍人了,我砍我媳妇了,你们快去救人;她在155医院……”当晚10时30分许还有次日零时20分,他两次拨打了报警电话。5月22日下午3时38分,他在尉氏县大营乡郝家村附近打110投案,后被警察带回。

天天抢救无效死亡。后尸体鉴定,天天系锐器作用于胸部正中致心脏部位大出血而死亡。李梅鉴定为轻伤,后因病去年11月底去世。

一审法院判决刘东魁犯故意杀人罪,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梅医疗费等2.6万余元。

庭审 “很喜欢孩子,当晚还给睡前的孩子讲故事”

“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孩子。我平时很喜欢孩子,我送他上学,买吃的给他,还给他讲故事……”整个庭审下来,刘东魁表达出了悔过之意,尤其是再见到出庭作证的被害人父亲李先生时,他更是情绪激动,对李先生不停地说“对不起”。

说起6岁的天天,刘东魁说:“就在那晚(案发)他睡觉前,我还给他读课文,还给他讲了课文里说的什么故事,让孩子第二天好回答老师的提问,然后哄他睡着了。”

当审判长问他,既然和孩子这么好,为什么还要拿刀砍孩子?

刘东魁说,那天晚上,他先对妻子李梅说,他邯郸老家的小麦眼看都熟了,“我让她陪我回老家,顺便看看70多岁的老母亲,她没答应。我们一吵架,加上那天喝了酒,失去理智了,最后脑袋也不当家了”。

“你和媳妇吵架,为啥要砍孩子?这和孩子有什么关系?”

面对审判长张立勇一连串不解的疑问,刘东魁还是那句:“脑袋不当家,不知怎么回事了。”

被问及和妻子李梅的关系时,刘东魁说,他和李梅的关系也很好:“她有糖尿病,我给他买的药都是进口药,在家也不让她干活,衣服也是我洗。”

他还说,为了让米线馆生意好起来,他一个人骑摩托车,从邯郸骑到开封,跑了近300公里。他还把自己挣的3000多块钱工资,2000块钱给了李梅,还用1000块钱给米线馆买了个柜子。他说,他专门从邯郸买了爆米花的设备,“这样谁进饭店吃米线,我们就送人家一份爆米花”。

他和孩子还有妻子李梅关系到底如何?被害人李先生说,平时刘东魁表现“还可以”,对孩子“也挺好的”。案发后,他接到刘东魁的电话,让他赶紧去救李梅,把他的三轮车卖了给李梅和天天看病。

争议

故意伤害罪还是故意杀人罪?

辩护人出示证据说,刘东魁平时和孩子关系良好,没有作案动机,案发后他也非常后悔,主动打电话要求救助,并不希望死亡结果发生,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本案应该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而非故意杀人。辩护人还说,本案是因家庭矛盾引起,受害人在家庭矛盾中也存在着一定的过错。

对此,公诉人员发表意见认为,上诉人行为应当构成故意杀人罪,刘东魁朝熟睡的孩子胸部砍去,肯定会使人死亡,这是生活常识。同时,本案因家庭纠纷引发,被害人不存在任何过错。

根据刘东魁供述,案发当晚,是刘东魁首先推了李梅,导致李梅非常生气,说“不回去”。这说明了是刘东魁先发生的肢体冲突而激化了矛盾。

另外,就李梅的死亡,医学专家出示了相关病历等证据,表示李梅死于肺心病,和刘东魁的砍伤没有因果关系。公诉人质证时说,对李梅的病历等证据,来源的合法性和内容的客观性没有异议,李梅的死亡与刘东魁的加害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与本案的定罪量刑也没有关联性。

判决

二审改判刘东魁死缓

二审法院认为,刘东魁仅因琐事、酒后持刀行凶,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且死者为年仅6岁的无辜儿童,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但本案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刘东魁逃离案发现场后,多次打电话给亲属让卖掉三轮车救治伤者,之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

二审期间,刘东魁赔偿了被害人亲属部分经济损失,并且在庭审中能够真诚悔罪,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法庭充分听取了检、辩双方的意见,并听取了13位人民观审员的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定刘东魁犯故意杀人罪,改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对话张立勇

二审庭审为何这么多人接受询问?

庭审结束后,张立勇接受采访时说,今后,所有的院长、庭长开庭将常态化,每个法官每年都有审判任务,改变过去领导只听案件汇报、不具体承办办案的做法。

记者:今天的庭审有多名证人到庭接受法庭的询问?为什么通知这么多人到庭?

张立勇: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正在全面推进。庭审实质化是这项改革的重要内容,就是要改变过去以侦查卷宗为中心的做法,把审判活动真正搬到法庭上来,举证、质证在法庭,辩论在法庭。

此次开庭,针对案件中的几个焦点问题,如被害人的死亡原因、李梅是否有过错及在一年多后死亡是否与本次受伤有关系等问题,检察员及辩护人分别申请了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法庭也通知了专家证人证实相关专业问题。

通过让这些证人出庭作证,当庭接受检辩双方的质证,充分发挥了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正是我们推进庭审实质化,切实维护司法公正,防止冤错案件所作出的积极实践。

线索提供 宋晓霞

男子密谋绑架勒索钱财 母亲哭劝释放人质

  与损友联合绑架人质勒索钱财,不想被母亲在电话里察觉异样,将其哭骂劝说,遂丢下人质逃跑。近日,经河北省赤城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绑架罪判处被告人高飞有期徒刑五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2015年9月,高飞与朋友杜稳军(另案处理)密谋绑架有钱人勒索钱财。同年10月3日,高飞和杜稳军驾车寻找作案目标,开豪车的被害人李某被二人盯上。当李某停车时,二人上前采取暴力胁迫手段将李某绑至自己车上,带到郊区一空房内。随后高飞通过电话向李某父亲索要赎金100万元。
  2015年10月4日晚,因高飞女儿发高烧,其母给他打电话,听出其语气反常,遂追问得知绑架真相。高飞母亲哭骂不止并劝他回来自首。高飞挂断电话后感觉不妙,便与杜稳军商量放人。二人随后将李某带至路口处丢下,劫走李某现金4000余元后逃跑。
  2016年1月,高飞被公安机关抓获。

官方严打涉高考违法犯罪活动 多地已抓获50余人

中新网6月5日电据教育部网站消息,高考前夕,公安部和教育部多次召开专门会议,部署2017年高考安全保卫工作,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和教育部门密切配合,集中开展打击组织考试作弊、打击销售作弊器材、打击替考作弊和净化考点周边环境等多个专项行动,对涉考犯罪活动,坚决一查到底,严厉打击。

教育部介绍,各地公安机关根据统一部署,重拳出击,成功破获了一批涉考违法犯罪案件。重庆警方对网上组织考试作弊线索深入侦查,成功打掉一个利用手机APP软件组织考生作弊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四川警方加大网上巡查和社会面排查,多次赶赴贵州、江西、云南、吉林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和侦察扩线,破获了一个成员遍布全国10省的组织考试作弊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广东警方根据教育部门通报,迅速侦破了一个利用虚假网站针对考生实施诈骗的罪犯团伙,抓捕犯罪嫌疑人21名,查处涉案网站87个,获取诈骗受害人信息8000余条。河北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历经三个月缜密侦查,辗转黑龙江、吉林、甘肃、甘肃等地,成功破获一起非法提供试题、答案的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捣毁组织作弊窝点3处。

2017年高考在即,公安机关和教育部门将继续对涉考犯罪活动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对涉考犯罪嫌疑人依照《刑法修正案(九)》有关规定严肃处理,依法追究当事人及相关人员刑事责任。同时提醒个别图谋作弊的考生和家长,对通过各种方式参与高考作弊的考生,一经发现,将依据《教育法》和《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教育部令33号),取消其当年高考报名资格或录取资格,视情节严重给予暂停参加各种国家教育考试1至3年的处理;构成犯罪的,交由公安机关依法严肃查处。

江苏一老师被指猥亵多届女学生 警方已立案调查

中新网6月16日电 针对江苏苏州高新区“某校女生联名指证班主任猥亵”一事,15日,苏州高新区官方微博发布事件通报,称目前该教师工作被暂停,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日前,有媒体报道,苏州市高新区第一中学的多名女高中生,指证她们的高三班主任於某,在过去的几年里,对她们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猥亵。更令她们吃惊的是,在往届於某所带毕业班里,2014届的3名女生和2013届的1名女生,也表示遭受过其侵犯。

  对此,苏州高新区官方微博15日发布事件通报。通报指出,高新区对此事高度重视,迅速调查相关情况。目前,学校已暂停该教师的相关工作,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男子网上冒充女军官诈骗男网友 自称军委领导私

新京报讯
(记者王巍)自称是女军官赵青楚,假借网恋、有关系能转士官、调地方为由,26岁的男子赵某被指控从两名男网友处骗取钱款27万余元。6月29日上午,赵某因涉嫌诈骗罪在朝阳法院受审。
事件
男子虚构身份冒充异性在网上交友
据受害者王先生讲述,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自称在部队工作的女孩,两人很是投缘,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两人没有见过面,她介绍自己时说叫赵青楚,有个龙凤胎弟弟赵某(本案被告人),由于在部队工作不方便没有手机号,所以一直用的弟弟赵某的手机号联系。
王先生说,赵青楚告诉自己她是武警部队大领导的孩子,但自从确立恋爱关系之后,王先生发现,他的这个女友总是以各种理由跟他借钱,并且总是用弟弟赵某的银行卡收款,久而久之,王先生产生了怀疑,后来在QQ空间中王先生看到赵青楚的战友有给她留言,多番打探之后,这些战友表示并不认识赵青楚,而只认识赵某,于是他开始怀疑赵青楚和她所谓的弟弟赵某是一个人。
被害人潘先生说,赵某跟自己说他是部队军委领导的私生子,现在在国防大学深造,准备回去当干部,能通过关系帮其从福建的部队调到浙江的部队,所以他父亲才给了赵某2万元钱。
据朝阳检察院指控,2013年10月至2014年11月间,时年26岁的山东籍男子赵某,使用虚构“赵青楚”的名字和身份,冒充异性在网上交友,并以“投资理财”、“母亲生病”等各种理由,骗取40岁天津籍被害人王先生在本市朝阳区名人大酒店等地向其账户汇款25.35万元。
2014年2月至9月间,赵某又在北京市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等地,以帮助24岁的浙江籍被害人潘先生安排工作为由,骗取其2万元。
2015年8月26日,赵某被民警查获归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266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
到手钱款和前女友一起使用
6月29日上午10时许,被告人赵某被带上法庭,开庭伊始,其便否认了公诉机关的指控。
“我不认识此案中的第一被害人王先生,也并没有跟他在网上聊天交友,”赵某说,关于第二项指控,赵某称其中的2万块钱并不是自己要的,而是潘先生的父亲主动给的。
对于虚构“赵青楚”的身份,赵某表示自己并没有虚构身份,赵青楚是他之前交往过的一个女朋友,2014年左右分的手,现在已经失去了联系。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其收的被害人王先生和潘先生的钱款,赵某称,钱在他的银行卡账户内,卡是他办的,但当时并不是他在使用,而是赵青楚在用,银行卡关联的手机号也在赵青楚手中,他可以通过手机使用该银行卡内的钱款,但一般他只使用该银行卡进行网上交易,卡中钱款他只使用了一部分。
对于前女友赵青楚的去向,赵某称她在部队做情报员,联系时没有用手机,两人都是军线联系。
作者:王巍

女子与婆婆争吵中将4个月大孩子摔地上 致其身亡

日晚间,金堂县淮口镇一女子和婆婆争吵后,当着劝架的物管以及邻居的面,把4个月大的娃娃举过头顶,两次摔到地板上,并用脚踩踏。不幸的是,娃娃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介绍,女子系外地人,与丈夫经由网恋认识,平时和小区中的人少有交流。目击了事发经过的物管人员表示,事后女子自己报了警,"脸上很平静,没有表情。"

婴儿身亡后母亲被警方带走
7日上午8时许,金堂县淮口镇淮洲明珠小区内有人走出来,把一堆孩子用的尿不湿、奶瓶以及衣服丢进了垃圾桶,一辆红色的婴儿车也被扔在一旁。不远处的家里,原本住着婆婆、儿媳妇以及4个月大的婴儿,现在只剩婆婆瘫坐在沙发上,从简阳等地赶来的多名亲戚陪着她。

记者被告知,婴儿在昨晚死亡,死亡前遭遇其母亲的摔、踩;之后,其母亲被警方带走。

婆婆:事发前娃娃吐药在胳膊上
"摔在了那里。"婆婆指了沙发背后的地砖,说到儿媳和孙子,婆婆说不了几句就要哭。她告诉记者,事发在6日晚上7点过,当时媳妇给孩子喂药之后,"娃娃吐了,吐到她胳膊上。"婆婆称,当时儿媳妇就将孩子扔到沙发上。"我说了一句’你不要扔娃娃’。"婆婆表示,儿媳妇没有听劝。"她跟我讲,’关你屁事,我自己生的,想怎么扔就怎么扔’。"说话间,"她还要动手打我",婆婆也向记者展示了自己手腕上的一道血痂。

"她把门打开以后,邻居和物管都来了。"婆婆表示,有邻居和物管在,儿媳妇碰不到自己,就开始打娃娃。婆婆回忆,"孙子的后脑被摔烂了,出了血,在屋里的时候脸和眼睛都白了。"

目击者:将孩子两次摔下又踩踏女子自己报警
在小区物业工作的张先生亲眼目睹了事件的经过,"太残忍了。"他一直说道。
当晚听到了吵闹声后,正在楼上的张先生下去查看,"就看到婆媳两个在争吵。"张先生告诉记者,现场儿媳妇喊婆婆滚,"这个时候孩子在妈妈手上抱着。"邻居的另一位阿姨也来劝架,她顺手把孩子抱了过去。不过,张先生回忆,之后因为娃娃哭,女子又将孩子抱了回去。

"婆婆一直在说’不该摔娃娃’,那个女的也一直说’就是要摔’。"张先生告诉记者,争吵和劝架声里,"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女子突然将孩子举过头顶,"狠狠地朝屋里的地砖上摔,’嘭’的一声闷响"。这时,张先生赶紧冲过去把女子拉开,并拨打了120。

娃娃脸部朝下,没有发出哭声,倒是孩子的奶奶蜷缩到地上哭了出来,劝架的邻居阿姨更是吓得说不出话。张先生告诉记者,孩子的妈妈很激动,从他手里边挣脱了又提起孩子摔了一次,"这次娃娃面部朝上了。"情急之下,张先生别过女子的手臂将其按在了地上,"她又挣脱了,用脚踩踏娃娃。"无奈,他扇了女子几个耳光。

"我本来准备拦住她。"张先生告诉记者,女子面无表情地说"我不会走,我自己报警",随后自己拨打了110。

保安对女子印象:在小区"不开腔"
娃娃被送到附近的金堂县第二人民医院后,检查结果显示大范围颅部损伤,身上还有骨折。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屋子里面的亲戚们告诉记者,女子非四川人,和娃娃的父亲通过网恋认识,去年年底结婚后,娃娃在今年2月下旬出生,"我们平时跟她接触也不多。""早上、晚上都背个包,推着婴儿车去外面。"小区保安对女子有些印象,只是该女子几乎"不开腔"。婆婆介绍,在孩子出生前,女子和丈夫一起住在外省打工的地方。

7日上午,孩子父亲坐飞机赶了回来,十多天前他刚刚离家去外地打工。看到沙发上的母亲和屋内的亲戚,他一会走进卧室,一会出现在客厅,走到屋子门口处的时候,他手抚住胸口:"很难受。"

警方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目前该女子已经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查中。